文化综艺还能有点新意吗?

文化综艺还能有点新意吗?

2017-09-24 03:37

  受各项新规影响,一大波真人秀综艺或是退居二线,或是走在“从台到网”的上,更有不少走到了停播的终点。与之相对应的,是文化类综艺的逐步崛起,同时着电视与互联网的荧屏,如《见字如面》(第2季)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》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《中华好诗词》《少年国学派》《国学小名士》《诗书中华》《汉字风云会》《诗词天下星》《成语中华》等等,光看名字观众就凌乱。越来越多本质上雷同的文化综艺荧屏,不免也让观众审美疲劳。

  众所周知,文化类综艺曾经有过“黄金时代”。央视一直走在大力发展文化综艺的前列。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,以旅游文化为主旨的《正大综艺》掀起了收视的,还诞生了“世界真奇妙,不看不知道”的标志台词。紧接着推出的《幸运52》更是让主持人李咏成为了内地娱乐主持第一人,还有以整个家庭为受众的《开心辞典》也曾红透了半边天。

  2013年各大卫视接连推出一系列有关传统文化的节目,让文化类综艺集体“回春”。

  以河南卫视的《汉字英雄》领跑,收视率一度飙升至全国第四的宝座;央视紧随其后打造了以“传承汉字”为名的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》,荣获2013年中国电视榜“年度最佳人文节目”,甚至带动了别的地方卫视:浙江卫视的《中华好故事》、陕西卫视的《唐诗风云会》等。

  其中,2016年年末在卫视播放的《见字如面》,以“综艺界的一股清泉”而闻名。一位朗读者,一封信,一个麦克风,不多的观众。极简主义的舞台画风反衬了节目组在选择书信时的良苦用心,名人的有趣传闻,平的琐碎生活,或是爱恨离愁,或是家国,彼此间有遥遥相对的呼应。“俏也不争春,只把春来报”的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第二季在今年春节期间创造了多个收视奇迹,其总决赛的收视率全国第一,高于大热的流量剧。

  就在观众认为精品高端的文化综艺即将在综艺市场占得一席之地时,其本身反而走进了一个“同质化严重”的怪圈,并且其中不可自拔。《中国汉字听写大会》和《中国诗词大会》的爆红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学诗词成语、重汉字听写的节目便此起彼伏地出现,浙江卫视的《向上吧!诗歌》、江苏卫视的《成语中华》、山东卫视的《国学小名士》等等。

  此类节目已形成一个固定的模式,围绕的点大多是诗词成语、民俗国学,以问答或是攻擂的形式,再配上嘉宾的点评、专家的解读,就像是一个节目的不同版本。而当节目组开辟新思,把书写的形式转变成了朗读感受的形式后,诞生了《见字如面》和《朗读者》,不少卫视又开始跟风,如湖南卫视的《儿行千里》、江苏卫视的《阅读·阅美》。

  无论是以“离家”为主题朗诵家书的《儿行千里》,还是选择将美文和其背后的故事告诉观众的《阅读·阅美》,都以朗读的方式进行,主打煽情,要要泪点,新不新或创不创新不重要,题材有热度就够了。最终观众看的不是节目,反而是请到的嘉宾。

  观众观看“”节目时的心态,就跟吃惯了大鱼大肉的人偶尔吃了一碟青菜一样,感到新奇又美味。但是如果观众的新鲜感逐渐消退,而文化综艺依旧没有创新的话,就很快会获得再次沉寂下去的结果。因此,如何把青菜打造出煎炒烹炸各种菜式,而不是只维持着一种口味,这是文化综艺突出重围、全新发展的根本点。

  比起一味地跟风最终灰头土脸地结束的结果,文化综艺节目只有接地气赢得观众的共鸣,创新节目模式制造新的看点,才能获得持续的吸引力,在综艺市场上站稳脚跟跟娱乐节目博弈。正如老话所说,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是天才,第二个吃的是庸才,第三个就已经是蠢材了。任何题材的节目都经不起井喷式地耗着,白白浪费了它本身的生命力,最终得不偿失,被沼泽。亦安